□本報記者 薛劍
  1月8日,因球隊降級而沉寂多時的成都天誠足球俱樂部重新熱鬧了起來,這次,30多名球員、工作人員在時隔兩個多月之後再聚,不是歸隊集訓,而是商量如何向俱樂部討薪——截至目前,成都天誠俱樂部已拖欠他們2000多萬元的工資獎金。雖然雙流縣勞動監察大隊已受理了投訴,但誰也不知道,他們的這筆血汗錢,何時能到手。
  說不搞了 人都慌了
  1月4日,元旦假期後上班的第一天,留守基地的辦公室主任陳建社接到成都天誠俱樂部投資人周學忠的電話——因資金原因,俱樂部放棄參加中乙聯賽。這意味著,成立不到兩年的成都天誠俱樂部行將解散。
  這一消息如晴天霹靂。“是不是欠我們的錢就白瞎了?”成都天誠隊長高翔目前正跟隨青島海牛隊在昆明冬訓,他說,“到現在我還沒有找到下家,跟隊集訓,是在尋找機會。”在天誠隊中,高翔被認為是不難找到新東家的幾名球員之一,如今他都尚未敲定何處落腳,其他球員可想而知。
  其實,不僅是教練、球員,俱樂部工作人員的工資從2014年7月就停發了。雙流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查詢系統顯示,俱樂部所有員工的社保是從2014年10月開始中斷的。“怎麼辦?”工作人員都無解,更令人沮喪的是,有些人為俱樂部墊付的錢也成了“懸錢”。一直堅守的陳建社為支撐俱樂部的運轉前後墊了約10萬元,媒體部負責人張旭為俱樂部車輛加油及負責一些接待,也墊了兩萬塊左右……
  據1月6日成都天誠員工在網絡上公佈的一封公開信顯示,俱樂部一共拖欠60多名各職業人員的各類費用達2000萬元,這還不包括俱樂部拖欠李章洙教練組的1000萬元。
  聚首討薪 擔憂前景
  1月8日一早,雖有小雨,但關門閉戶兩個多月的成都天誠俱樂部還是“開門迎客”了。教練張偉哲、隊醫王永明、隊員馬衝衝、王鍇、吳波、張一諾等人準時出現在俱樂部會議室,與他們一起的,還有俱樂部的工作人員陳建社、張旭、柴毅等人。沒有太多話語,他們各拿一份《勞動保障監察投訴舉報登記表》,在上面認真地填寫了相關信息,並按下了手印。
  記者在有25名包括了教練、球員、隊醫在內的《登記表》上看到,被俱樂部拖欠款項最多的是球員王鍇,累計達到376895元,張一諾、馬衝衝等球員被俱樂部拖欠的薪金在14萬元至33萬元不等。粗略統計了一下,僅這25人討要的欠薪就高達350多萬元。
  實際上,早在天誠接手俱樂部前,謝菲聯已基本賣空了所有值錢的隊員。如今,天誠俱樂部除了一些有合同的球員,確實也沒有其他資產了,連訓練基地都還屬於謝菲聯。討薪者擔心的是,“即便通過社保部門或法院打贏了官司,我們找誰要錢?就是強制執行也沒啥可執行物啊。”最傷心的要數姚夏了,儘管自己也被拖欠墊資款、工資和獎金,但李章洙是自己出面邀請來執教的,到最後卻一分錢工資都沒有拿到。上個月,姚夏專程到首爾參加了李章洙兒子的婚禮,也算是私人的“謝罪”。
  據中國足協的相關規定,如果拖欠工資超過3個月,球員就能獲得自由身。現在,成都天誠俱樂部欠薪已超過半年,且距離中國足協要求的1月20日前提交所有球員簽名的“不欠薪證明”也很近了,天誠俱樂部顯然已不可能完成註冊。對俱樂部員工和球員來說,目前只有等待。
  (原標題:為討薪 成都天誠球員再聚首)
創作者介紹

巡迴演唱

ei13eico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